赛马会曾道人透三码|曾道人精准九肖

如父,如師,亦如友——懷念表叔謝璞先生

來源: 2019年04月17日 19:57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文/王銘祥

去年3月7日晚上9時左右,樂軍表弟突然從長沙來電,轉告謝璞表叔去世的噩耗!一聽到后,猶如五雷轟頂,我一時回不過神來,約有十幾秒時間拿著手機不知應答!

“喂,喂,聽得到嗎?”電話里樂軍在不停地追問。我猛地醒悟:“聽到,聽到,表叔昨晚去世了?!怎么就去世了呀!”我全身突然感到一股涼意,眼前一片模糊,仿佛夜晚航行在大海上的船只,感受到前面燈塔光亮的突然熄滅!是啊,謝璞表叔就是我心目中的燈塔,一直指引著我人生的航程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▲晚年的謝璞先生

放下電話,我的心情非常沉重,無力地躺在沙發上,表叔那慈祥如父的面容、睿智如師的眼神、親切如友的話語不由得浮現在我的腦海……

我們謝王兩家,雖不是血緣親戚關系,但因父親與謝爺爺的師徒關系,兩家卻勝似血親!謝爺爺是洞口遠近聞名的彈棉師傅,父親17歲就跟著他學手藝。上世紀三四十年代,謝爺爺帶著父親在高沙古鎮開彈棉作坊,兩家在一個屋檐下共同生活了二三十年。謝爺爺像對待親兒子一樣對待父親,父親與謝爺爺的兒子虎臣、謝璞等也就成為了情同手足的兄弟。1949年全國解放后,謝爺爺帶著全家回了青龍鄉粹口村老家安居,父親則留在高沙繼續彈棉手藝。從此兩家雖各在一方,卻相牽相掛。因我出生得晚,一直到讀書的時侯都未曾見過謝爺爺和謝璞表叔。

           ▲謝璞先生(下圖左)與父母

記得6歲那年,父親帶我到鎮上的學校報名讀書,一路上對我說:“銘祥啊,現在上學讀書了,可要認真發憤呀!要向你謝璞表叔學習啊!”

“謝璞是誰呀?”我偏著頭好奇地問。

謝璞是你謝爺爺的二兒子,我的好兄弟。他從小聰明好學,愛讀書、會讀書,尤其寫得一手好文章,現在是全省很有名的大作家,他在高沙蓼湄中學讀書的時候就經常投稿了。一天,他帶著你哥哥賤賤去理發,賤賤年少不懂事,問了理發師傅很多稀奇古怪的問題。后來謝璞就把這一經歷寫成了《賤賤理發的故事》,發表在縣報上,我們街巷的人讀了后都說寫得好極了!”父親帶著自豪的口氣告訴我。

“是嗎?謝璞表叔這么歷害!那我以后也要當作家,像表叔一樣,也把你們做的事、講的話都寫進文章里!謝璞表叔長得怎么樣呀?是不是很神氣的那種人?”

父親說:“以后你見到就知道了。”

從那時起,謝璞這個名字就深深地印在我的心靈里,總覺得他是個很神的人!

第二年夏天的一個下午,我放學走在回家的路上,快到我家附近的時侯,看到一個穿干部服模樣的人(那時當地人把中山裝叫干部服,即干部穿的服裝),提著包裹和一個圓滾滾的大西瓜朝我家走去。與我家緊鄰的李三爺突然從門口迎上去說:“這不是謝璞嗎?大作家,我們的大作家回來了!”

“李三爺,你好啊!我不是大作家,還只是個小學生呢!”謝璞熱情地握著李三爺的手說。

啊,他就是謝璞!還說自己是小學生,小學生不就跟我一樣嗎!我心目中的大神人怎么這么普通!我在心理嘀咕著。

父親聽到外面的聲音,從家里走出來張望。一見到父親,謝璞就高興地迎上去:“五哥呀,我想死你們了!快有幾年不見了,你們可好啊!這次我到洞口來出差,特意來看望你和五嫂呀!”

我也像看熱鬧似的跟著進了屋。父親一眼看到我就把我拉到身邊說:“銘祥,這就是我給你說起的謝璞叔,是我們彈匠家走出來的大作家!快來拜師傅!”“呵,這是銘祥小侄,上幾年級了?看你這背書包的樣子,就像個好學生嘛!”表叔拉著我的手,把我背上的書包取下來,然后拿過一條小板凳,要我坐在他的身旁。那神情又親切又和藹。特別是聽了表叔表揚我的話,心里好舒服,因為很少有人說我是個好學生。這樣,我很快就喜歡上了謝璞表叔。

表叔又問了我學校的情況,比如:老師是誰?班上有多少人?坐在第幾排?是與男孩子還是女孩子坐一桌?這些問題我答得飛快。當問到我的考試成績時,我的回答結巴了:“六……六十多分吧!”

接著表叔又問我說:“喜歡游泳嗎?”

我驕傲地說:“喜歡得很!開始我還不會游,老嗆水,多游了幾次,我就會了,現在都可以扎進水里摸魚了!”

“是嗎!”表叔摸著我的頭很認真地說:“你真厲害!其實,讀書就像游泳,只要方法對頭,讀起來也就又輕松又快樂的喲!你用學游泳的方式去讀書,包你成績全班第一!”

我點著頭,感覺表叔講的話又好聽又好懂。在他的表情里,比父親經常嚴厲的面容多了對我的信任和鼓勵,讓我感到不是父親勝似父親的溫暖和愜意。

▲謝璞先生(后排右二)與家人在一起

1973年,我高中畢業回農村當了農民,一度心情郁悶,情緒低落。那年清明,父親帶我到青龍粹口老家掃墓掛青,一起又去看望了謝爺爺。謝爺爺說,謝璞前不久到家里住了兩天,問到了銘祥表侄的學習情況,他要銘祥不要荒廢了學業,可學著寫點文章。聽到這話,我心中一熱,一股暖流注入心田。原來表叔還一直在關心著我的成長!自此回家后,我也不再郁悶,拿起筆桿開始學習寫一些新聞和小故事之類的文章。很快就得到了回報,縣報和縣廣播電臺陸續發表了我的稿子,后來我的文章又被《湖南日報》、湖南廣播電臺和《華南民兵》等報刊電臺選用發表。表叔知道后,多次來信肯定我的成績并指導我多讀些寫作方面的書。他的鼓勵和指點是我當農民期間仍能堅持學習的動力源泉。

1978年,國家全面恢復了高考制度。上大學是我多年夢寐以求的心愿。那時,工農民兵學員是靠推薦上學的,由于父親是老實巴交的手藝人,在當地無任何背景和關系,所以我也無緣成為推薦對象。看到身邊的同學一個個被推薦上了大學,心里好生羨慕。恢復高考的消息發布后,我激動不已,很想一試,但由于我們是特殊時期的高中生,鬧革命的時間多,學知識的時間少,很多功課都沒有學過,所以,我對高考也產生了畏難情緒,嚴重缺乏信心。

一天。粹口老家來人帶信給父親,說謝璞在老家住幾天,要父親帶我去見他。第二天,父親帶著我步行三十余里趕到粹口老家,拜見了謝爺爺和謝璞表叔。一見面表叔就說:“銘祥呀,機會來了,國家恢復高考了,憑著你的聰明和學識,應該是水罐里捉烏龜了吧!”

我慚愧地說:“我是很想上大學,但我們讀高中時,地理、歷史等課程都未開過,而理科的數理化功底也很差,只怕考不上!”

表叔聽了我的話,若有所思地說:”高考好像作戰,不能打無準備之仗。不過也不要退縮,要敢于面對,樹立信心,積極備考。”接著表叔建議我主攻文科,要我把歷史、地理的書找來突擊補火,不懂的再去請教老師,重點內容記下來反復背。

“文學史方面的知識由我來給你補,我們要像戰士攻堡壘一樣把它攻下來!”表叔堅定的話語、有神的目光,頓時給我增添了幾份信心和勇氣。

當天下午,表叔就在屋后涼爽的竹林里,擺上桌椅。他說要實行現場練兵。表叔給我出了一道作文題,要我在60分鐘時間內寫出來。我按照表叔的要求,一個人在竹林里構思作文。60分鐘時間一到,表叔就在我身后微笑著說:“時間到,可以交卷了嗎?”儼然一個嚴厲的考官。

表叔接過我的卷子認真地看起來。我在一旁看著他嚴肅的面容,心里噗噗直跳,覺得自己肯定寫得不像樣。

十幾分鐘后,表叔的臉色變得開朗微笑了:“銘祥,還不錯,你這文章可以打70分!再在語言的生動性、用詞的準確度方面用點工夫,考試過關應該沒有問題!”

接著表叔要我坐在他身旁,指點我文章構思謀篇和運用修辭手法的方法及技巧。表叔耐心細致地指教傳授,讓我茅塞頓開,收益良多。

第二天,剛吃完早飯,表叔就叫住我:“銘祥把鋼筆和本子拿出來,我們得抓緊時間補功課,要打勝仗可得準備充足的糧草啊,我來給你講文學史方面的重點知識,我講你記。”

那天整整一個上午,表叔從文學的產生到文學史年代的劃分,從各朝代的政治歷史背景到各時期的名家名作,從先秦漢魏到明清現代。他一邊講我一邊記。表叔那淵博的知識、清晰的思路、驚人的記憶讓我敬佩不已。他把中國文學史的各個要點給我一一講解,像久旱的甘露滋潤著我荒蕪干裂的心田。

離別時,表叔又交代我應如何抓住重點復課,講究方法記憶,努力做到事半功倍,同時又出了三道作文題要我回去練習。面對表叔如此細心地指點,看到他那充滿信任和期待的目光,我感到渾身一股暖流在涌動,全身充滿自信和力量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▲風華正茂的謝璞先生

1978年,我終于成功地考上了大學,實現了我夢寐以求的心愿。如果沒有表叔當年慈父般的激勵我的自信,良師似的傳授給我知識,也許我永遠與大學無緣!

大學畢業后,我走進了行政干部行列。表叔也常來信關心我的工作,勉勵我當好人民公仆,盡心盡意地為老百姓辦事,做群眾歡迎的好干部。同時也叮囑我要發揮自己中文專業的特長,多寫些正能量的文章。

一次我為洞口一個文學青年的散文寫了一篇評論,發表在《廻龍洲》文學報上。表叔看到后,馬上給我寫了一封信,對我進行肯定和鼓勵:

銘祥侄:

你的《讀西伯利亞寒流》已讀到,觀點鮮明,文辭簡約,令人欣慰!今后有機會可多寫點文章,為精神文明添玉!

6月14日《人民日報》上發表了我的短篇小說《爬窗》,請你看看并希望聽聽你的意見。

8月份可能會回洞口采訪,到時侯再敘談。

盼望你寫封回信給我。

表叔:謝璞

接到表叔這封來信,我無比激動!表叔當時是省文聯執行主席,省作協的副主席,工作、創作都忙不贏。然而,他卻用貴如黃金的時間來讀我發表在小報上的文章,并且還專門給我寫信談了自己的讀后感。

表叔看到我在寫作上取得一點點成績,就為我高興,為我點贊,加以肯定和鼓勵,并把自己的作品交給我來寫評論,那口吻完全是一種文友之間的交流,在我這個小小的晚輩面前,他竟如此的謙遜,沒有一點大作家的架子!表叔的襟懷是多么的博大和寬廣!

回首與表叔交往的情景,我輾轉反側,夜不能寐,他那親切的面容在我腦海中久久不能離去!是呀,表叔在我心目中永遠是一個崇高的偶像,一座不滅的燈塔!他的人品和作品永遠充滿無窮的魅力,永遠指引和啟迪著我們晚輩和后人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019年4月雨夜于邵陽


         ▲謝璞先生(后排右二)與家人在一起

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▲ 謝璞先生(前排中)與文友在一起

【作者簡介】王銘祥,邵陽市文化創意產業協會會長,曾先后任洞口縣委副書記、新寧縣委副書記、邵陽市文體廣新局黨委書記、局長。

編輯:王龍琪

評論

全部評論0

熱線:0739-5321313 QQ:1418522218 Email:[email protected]

Copyright (C)2010-2014 sytv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邵陽市委宣傳部主管 邵陽廣播電視臺主辦 邵陽傳媒網版權所有

備案/許可證號 湘ICP備14004212號-1 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 湘備201400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 湘備2014001號

赛马会曾道人透三码 必富娱乐网址 外围投注平台访问量 时时彩大小单双技巧 欢乐生肖一天赚2000技巧 彩票大全下载安装送彩金 新疆时时彩助赢软件 内蒙古时时历史开奖 pc蛋蛋稳赚计划 1元投资赚钱 出黑藏分怎么出款